您现在的位置是: 首页 > 央行

君禾股份(603617):又一银行被国资接盘!昔日资本大鳄安邦退场 恩怨往事只能回味

时间:2020-04-20 11:30:08 来源:cj2p.com

 

  继成都兴城出资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成都兴城)之后,又有成都国资拿下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成都农商银行)大额股权。

  4月17日,成都农商银行官网布告,成都武侯工业开展出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武侯开展集团)、成都高新出资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高投集团)拟联合受让该行20.50亿股股份,持股份额算计约20.5%。

 

  一、地方国资接手65%股份拿回控股权

  据成都农商银行官网4月17日布告,武侯开展集团和高投集团拟联合受让成都农商银行20.5%股权。其间,武侯开展集团拟受让10.50亿股,占比约10.5%;高投集团拟受让10亿股,占比约10%。

  揭露材料显示,武侯开展集团是成都市武侯区国有独资企业。武侯开展集团注册资本20亿元,下辖一级子公司4家,二级及以下公司24家。主经营务包含文旅、教育、大健康、基础建设、金融贸易五大板块。到2019年末,集团财物总额近300亿元。

  成立于1996年9月的高投集团,则是成都高新区党工委管委会同意成立的国有独资企业。到2018年末,公司注册资本206.95亿元,总财物规划超越550亿元,现已构成建设开发、科技金融、工业出资、财物运营、园区开展五大事务板块。该公司下设成都天府软件园有限公司等10家全资子公司,控股一家上市公司高新开展(8.45 +0.48%,诊股)(000628,股吧),同时参股、控股20多家企业。

  武侯开展集团此次受让的股权来自于揭露司法拍卖,高投集团受让的股权则来自于揭露摘牌。

  跟着武侯开展集团、高投集团新晋股东身份浮出水面,成都农商银行未来的全新股东阵营已初具雏形——成都兴城持股35%,武侯开展集团持股10.5%,高投集团持股10%,成都交子金控持股9.81%。如生意悉数完结,4家国企持股份额将算计超越65%。

  上述生意达到,意味着成都市完全拿回了对成都农商行的主导权。最近多起案例说明,地方政府要承担起对辖内金融组织的处置与安稳责任。比方“明日系”曾经控股的潍坊银行、泰安银行、哈尔滨银行,分别由潍坊市、泰安市及哈尔滨市国资委为榜首大股东。

  二、资本大鳄无奈出清银行股份

  2018年2月安邦接收组进驻后,处置成都农商行一事提上日程。2018年12月12日,安邦在北京金融财物生意所(下称北金所)挂牌,称将转让成都农商行35亿股股份,报价168亿元,要求一次性现金交给。

  彼时,,四川省宜宾国资委旗下的五粮液(129.20 +0.29%,诊股)(000858)集团,有望与四川省国资、成都市国资联合竞标,取得前述股权。可是,因为成都市政府有自己的车牌考虑,再加之生意价格未谈妥,此项生意最终停止。

  新一轮的成都农商行的转让价格尚未确认。在2018年末挂牌转让时,安邦接收组给出了每股4.8元的价格,相较于2017年成都农商行每股4.03元的净财物,这一生意价格相当于近1.2倍PB(市净率)。可是,这比银行业二级商场遍及在0.7倍PB左右的价格高出了不少。

  成都农商行迄今也未发表2018年年报。此前北金所数据显示,成都农商银行设有各层级组织649家,其间总行经营部1家,分行8家,支行173家,分理处467家。在山东、江苏、福建、河北、四川、云南、新疆等地建议建立的39家中成村镇银行悉数开业。到2019年10月末,该行财物总额为5445.60亿元,净财物505.82亿元,完结经营收入106亿元,完成净利润47.88亿元。

  可是,安邦经过成都农商行的同业事务、稳妥穿插销售、存单质押等“掏走”终究多少财物,构成多少大股东逾期占款,尚需中介组织审计评价确认。据记者从挨近权威人士处了解,仅一笔海外收买加拿大项目的资金,就有来自于安邦套取成都农商行的90亿元人民币。

  现在,前述成都农商行同业操作的关键人物、该行副行长刘津,已经辞去职务。据财新此前报导,安邦经过成都农商行分担同业与资管事务的副行长刘津的操作,构成至少一笔为20亿元的风险财物;刘津一度协助查询。

  2019年7月4日,在国新办例行发布会上,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介绍称,现在安邦稳妥集团已经有超越1万亿的各类财物已经或正在剥离,公司财物规划有了显着下降。在银行股权方面,不久前,安邦集团也挂牌转让浙商银行(4.05 -0.25%,诊股)股权,底价近70亿元,但现在没有新的接盘方;安邦集团于2019年10月末卖出了招商银行(33.00 +0.43%,诊股)(600036,股吧)部分股权,套现150亿元;但新成立的我们稳妥集团仍持有招行股份;因为民生银行(5.74 -0.86%,诊股)(600016,股吧)浮亏严峻,安邦集团所持有的民生银行股权仍未有处置进展。

  三、当年安邦蛇吞象背面

  成都农商行,原为成都市农村信用社,2009年12月,改制并更为现名。

  次年1月,成都农商行正式挂牌开业,是全国副省级城市中首批建立的农村商业银行。

  起先,成都农商行注册资本58.98亿元。其间,股东里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体系的5家公司,共持股30.99%。成都市政府对该行相对控股。

  到2010年年末,成都农商行财物总额约为1603亿元,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,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。

  在财物之外,成都农商行还具有“成都地区数量最多、掩盖最广的经营网点”;同时,财物状况优良、存款安稳,“农户的存款,虽然单个数额不大,但整体而言,存款安稳、可靠,这在银行业里是很可贵的。”一位该行的前管理层人士曾这样介绍。

  然而,也就在2010年年末,安邦财险等出资者,以1.6元/股的价格,入主成都农商行,直接占股35%,成为榜首大股东。

  彼时的安邦财险,注册资本只要51亿元,总财物256.74亿元,全年经营收入73.83亿元,净利润5.08亿元。即使便是在其时的稳妥行业里,也是“不起眼的小角色”。由它来并购财物规划超越其5倍的成都农商行,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“蛇吞象”游戏。

  这一生意在事前事后,即充满了争议。

  “我们不少人反对将控股权出让。为此,我还被盯梢、恐吓过,我的办公室也被强行撬开过。”一位该行的原高管回想。

  2011年11月,我国银监会批复同意了成都农商行的这一生意。同年11月11日,增资、验资作业,全面完结,公司章程亦修订完毕。至此,安邦对成都农商行的“蛇吞象”,尘埃落定。

  而就在上述作业完结的前一天,即2011年11月10日,成都市主要领导更迭,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正式离任。

  该市市委一位官员曾回想,接替李春城的成都市委主要领导,至少两次在会议上,对安邦收买农商行的这一生意,表示严峻不满,并称这桩上千亿元的国有财物生意,“(最初)都没有上市委常委会评论”。

  亦有知情人士指控,安邦为了取得成都农商行的控股权,还与成都市几位官员,进行了“不名誉”的利益交换。

  自2012年至2015年,多位成都市的重要官员因涉嫌贪腐落马。这其间就包含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、时任成都市常务副市长孙平,成都农商行原榜首大股东、时任成都出资集团董事长吴忠耘等人。

  不过迄今为止,上述官员涉案的司法文书,一向没有对外公布。

  四、“资金池”、“安全垫”的腾挪术

  入主成都农商行之后,安邦并不满足于35%的控股份额,其透过操控的其他公司,不断买入成都农商行的股份。

  至2016年年末,除安邦财险之外,成都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,还有持股4.88%的上海文俊出资有限公司,持股1.96%的浙江国恒实业有限公司,持股1.79%的北京涛力出资管理有限公司,在穿透层层股权架构之后,也实际上属于“安邦系”掌控的公司。

  因此,“安邦系”至少持有成都农商行43.63%的股份,远远超越其他股东。

  在管理层,董事陈萍、赵虹、李军、姚大锋、张晔、李剑飞、姜昧军,以及独立董事胡祖六等人,均来自安邦或由安邦推举,在15人董事会里,超越“半壁江山。”

  同时,包含董事长、副董事长、行长、常务副行长等诸多高管,均为安邦所包揽。“总行各重要二级部分的主要负责人,也根本来自安邦。甚至,不少保安也是安邦从北京调过来的。”一位该行的人士表示。

  关于安邦而言,控股成都农商行的含义不只仅是收获了一张银行车牌,更是“迅速做大了自身财物规划”,以及具有了一个“资金池”、“安全垫”。

  有安邦集团内部人士介绍,收买成都农商行之前,安邦财险的总财物只要大约300亿元,加上调和健康、安邦人寿等其他“安邦系”的公司,也就在500亿元左右。但收买成都农商行,并将财物“合并报表”后,安邦集团的总财物一举突破了2000亿元。

  “这是质的飞跃。总财物的添加,不只意味着安邦整体实力的添加,而且依据保监会的规定,安邦被允许花出更多的钱,去进行更多的出资扩张。”该人士解说。

  我国保监会在2010年出台并施行的《稳妥资金运用管理暂行办法》,关于稳妥资金的出资方向及额度,有非常清晰且严格的限定,其间最重要的规范之一,便是“上季末总财物”。

  安邦集团亦将旗下各稳妥公司的保费收入,存入成都农商行,“安邦在成都农商行的稳妥存款,规划超越了千亿元。一方面,这有助于成都农商行的规划迅速做大;另外一方面,“原本应被严格监管的保费收入,存入自家银行之后,一定含义上成了可以自行支配、决定去向的自在资金。因此,关于整个安邦集团来说,成都农商行是‘资金池’、“安全垫”。”一位安邦集团的内部管理层人士介绍。

  自安邦入主之后,成都农商行也确实迅猛开展,甚至一度总财物在全国农商行中排名榜首。

  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  多年以后,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记得当年的同业故事,当年的“包商”“锦州”“恒丰”“成都农商”的兄弟们……

  至此,出问题的“孩子”根本都被当地政府抱走了,未来还有“熊孩子”吗?

 

 

 

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投稿合作| 法律声明| 返回顶部

版权所有 ©2015-2017 财经头条 闽ICP备11013817号-1